【湖湘自然笔记】追鸟的女人

2019-07-07 09:29:22 [来源:华声在线] [作者:周月桂] [编辑:曾晓晨]
字体:【

肖辉跃在观鸟。(资料图片)通讯员 摄

hg0088备用网址日报·华声在线记者 周月桂

盛夏不是最适合观鸟的时节,白天气温太高,鸟类活动减少,大多数鸟此时已经褪去了美丽的繁殖羽,素面朝天勤勤恳恳抚育后代。

肖辉跃还是每天早晚背上她的相机和望远镜出门,在宁乡沩水刁子潭段逡巡拍鸟,鸟的世界永远有着无尽的吸引力。

7月4日,雨,空气凉爽,水边几个垂钓的人似已入定。

白颊噪鹛母子的大嗓门总是轻易穿透雨帘。鸟妈妈从茶花树叶上找到一只肥大的刺蛾幼虫,雏鸟在一旁快速抖动翅膀叫唤。

“你看那小鸟好着急地说‘妈妈快点、妈妈快点’。”肖辉跃看得眉开眼笑。雏鸟一接到妈妈递过来的虫子,顷刻间便下肚了。

一只夜鹭在沩水上空盘旋觅食。“哎,昨晚没吃饱。”肖辉跃总是忍不住给鸟配音。夜鹭习惯夜里捕鱼,白天出动多数是被饥饿所迫。

谈恋爱的季节过了,雀鸟们大多安分守己呆在巢里,或者外出寻找食物养儿育女。一只乌鸫幼鸟羽翼未丰,在雨水里被淋得特别狼狈。一只麻雀飞到丝瓜棚架上立住,鲜绿的丝瓜叶、明黄的丝瓜花、褐色的小麻雀……

肖辉跃可以长时间看一只鸟如何洗澡、喂食、拉便,永远充满着兴致。看得高兴时,会咂嘴赞叹,沉醉不已,眼睛弯起来,笑得无比妩媚。

在宁乡某企业从事财务工作的肖辉跃,被圈内称作三湘第一女“鸟人”,其实,就算称作国内第一女“鸟人”也不为过。

2014年意外接触到观鸟活动之后,便开始疯狂地“追”鸟。

沩水边是她经常观鸟的场所,这里离住所近,可随时观察,有水有山,吸引着远近的鸟,她在这里见过很多次长尾巴的寿带鸟。每年4月和9月,还可以观察到大量候鸟南来北往,它们大多会选择在刁子潭短暂歇息,到水中补充食物。她守着这样一个候鸟驿站,等待黑翅长脚鹬、尖尾滨鹬、白琵鹭等等一一飞过。

日常关注拍摄本土鸟类,一到节假日,她会出远门观鸟。

青藏高原、川西高原、云贵高原、北疆,4年时间,她先后15次登上高原,最高到达海拔5400多米。4年里,她认识、拍摄了800多种鸟类,这里面有极高的天赋也有极为艰辛的努力。每一个春节,她都身处高原。背着10公斤重的摄影器材,只身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,在雪山峭壁、荒漠旷野里风餐露宿。

在青藏高原高黎贡山海拔3000多米处,大雾弥漫,棕熊出没,而向导不知去向。就在最危险的地方,她看到了岩壁上一对白尾梢虹雉。“白尾梢虹雉、棕尾虹雉、绿尾虹雉都是很难拍到的鸟,而我全部将它们找到了。”肖辉跃不掩饰自己的骄傲。

爱鸟,因此希望别人都来了解和爱护鸟。肖辉跃积累了很多关于鸟的故事,于是决定把它们写出来。今年7月,她的中国高原动物纪实散文集《飞跃高原》面世,封面上写着:“三湘第一女‘鸟人’追鸟记”。

这是一本令人惊艳的书,每一张照片都由她拍摄,每一个故事都由她亲历,那自由的没有章法的文字,生猛、天然,像高原阳光一样明亮纯洁。

斑头雁、高山兀鹫、藏鹀、欧夜鹰、黑耳鸢……高原鸟类从这明亮的文字中纷纷飞了出来,振翅有声。

今日热点
焦点图